越接近市区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1-03 02:50    次浏览   >

7月13日清晨5时,直升机准时从怀柔基地起飞,8时40分降落在内蒙古赤峰巴林左旗医院停车场内,抵达后医护人员立即赶往医院病房内交接病人。9时30分,直升机再次起飞。然而,比起早晨的那次飞行,回程可谓历尽高温考验。

据巴林左旗医院介绍,7月13日13时32分,在烈日的炙烤下,一架999医疗专用直升机冲破热浪,降落在北京银河小学的操场上。早已等候多时的急救车迅速“接力”,拉着机上一名内蒙古赤峰的车祸危重患者直奔北京301医院。在历经4小时12分钟的“地空接力”后,这名患者被及时送进icu病房。

为了确保救治时间,中国专业航空医疗救援飞行队医疗专家组决定启用专业航空医疗救援直升机转运。然而,7月13日恰逢入伏的第一天,而直升机为减重飞行,机舱内是没有空调的,这意味着医患双方都要忍受一次“空中桑拿”,这也是999空中急救史上经历的一次重大考验。

7月13日,一条名为“今天一急救直升机飞抵赤峰运送一病人到京救治”的微信受到众多媒体的关注。7月15日上午,记者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巴林左旗医院普外科取得联系,确认此消息属实。

13时32分,直升机稳稳降落在位于西五环内的北京银河小学操场上。所幸,患者全程生命体征都很稳定。下机后,邵岩忍着头晕,又飞身跳上了救护车,一直护送患者进入301医院的icu抢救室。

飞?还是不飞?巴林左旗医院一次次传来患者病情危重且迅速恶化的消息。时间就是生命,999急救中心果断派出了飞行经验丰富的邵岩主任和张金凤护士。接到任务后,邵岩迅速与当地医院进行联系,了解患者病情,经过对病人病情、天气、机降点选择等方面的综合评估,最终确定最佳转运时间。当晚他又赶往怀柔基地整理机上装备,呼吸机、除颤仪、微量泵和心电监护仪……邵岩逐一小心检查、核对,为确保随机患者和家属的健康安全,他还专门携带了防暑降温的相关药品和物品。

与患者全程吸氧、外加医护人员悉心护理不同,一直在紧张忙碌的医护人员相继出现中暑症状。先是护士张金凤开始忍不住呕吐,很快,邵岩也出现了头晕、心慌、恶心等症状。飞行中,越接近市区,机舱内温度越向上飙升。“汗水浸湿了衣裤,整个人就像被扔进了一个桑拿箱里,憋闷得不行。”尽管如此,邵岩始终默默忍耐着身体发出的各种“警告”,一刻不放松地盯着患者的各项身体指标。

7月12日下午,999急救中心接到报警,巴林左旗医院有一位因车祸导致急性肺挫伤、腹部受伤51岁男性危重患者,在当地医院治疗期间,已开始出现呼吸衰竭,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有限,急需转运至北京301医院治疗。

据巴林左旗医院普外科医生介绍,7月9日,在林东南大通道发生一起交通肇事,51岁的驾驶员丛先生身受重伤,在巴林左旗医院接受治疗。7月11日,病人出现呼吸功能性障碍,因医院条件有限,病人家属决定将病人转到北京进行救治,于是自行联系了北京301医院并提出乘坐直升机转院。7月13日凌晨4点30分,急救直升飞机从北京起飞,于上午8点30分到达巴林左旗医院。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准备,病人于上午9点半左右乘坐急救直升飞机转到北京301医院,巴林左旗医院主管外科的副院长陪同。下午1点到达北京301总院急诊科。病人离院时,除了发烧其他生病体征已达到正常范围,入住北京301医院时仍在发烧。

狭小的机舱内,连同担架上的患者、家属一共5人,而用于通风的进风口只有手机大小。进入北京上空时,正值正午时分,机舱里的温度高达40℃,闷热难耐。一过密云,邵岩就不得不赶紧关上通风口,因为涌进机舱的是一股股灼人的热浪。“确保患者体温正常!”邵岩和护士张金凤将事先准备好的4个冰袋分别放在患者的腋下、颈部,不断为其进行物理降温。